关闭对联广告

关闭对联广告

0营收, 亏2.8亿, 估值34亿! 两闯港交所失败, 拟A股IPO……

佚名     2021-11-22          夏的誓言

又一家未盈利的药企要冲刺科创板。11月5日, 据上交所披露,上市委会议已受理浦东科创集团投资企业——上海盟科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盟科药业”)的上市申请。盟科药业本次IPO拟募资12.5亿元,用于创新药药品研发。 



盟科药业成立于2007年,公司位于张江科学城,是一家以治疗感染性疾病为核心,拥有全球自主知识产权和国际竞争力的创新药企业,致力于发现、开发和商业化针对未满足临床需求的创新药物。自成立之初,公司一直秉承“以良药求良效”的理念,聚焦全球日益严重的细菌耐药性问题,以“解决临床难题、差异化创新”为核心竞争力,目标为临床最常见和最严重的耐药菌感染提供更有效和更安全的治疗选择。



公司于中国和美国两地建立了研发中心,拥有国际化的核心研发团队。公司的研发团队具有多年国际创新药研发和管理工作经验,曾主导或参与了多个已上市抗感染新药的开发。公司坚持自主研发,深耕专业化细分领域,在公司内部建立了一体化的抗菌新药研发体系,覆盖创新药的早期设计与筛选、临床前评价、全球临床开发、注册申报和生产管理等完整新药开发环节。公司以国际经验和标准,采用中美同步新药开发的运营模式。



成立近10年还是0收入


成立近10年,盟科药业之今还没有产品实现商业化,公司员工仅为141人,营收常年为0。招股书显示,除2018年实现109.34万收入外,盟科药业其余年份未实现产品收入,2019年至2021年上半年,营收均为0。净利润则连年亏损,2018年-2021年上半年净利润分别为为-1.50亿元、-1.15亿元、-8632.72万元、-8680.58万元,累计亏损达到4.39亿元。去年10月增资,投后估值超34亿元。


在产品研发情况方面,截至目前盟科药业仅有一款产品进入商业化阶段,其余产品均处于临床前研究或临床试验阶段。



新药研发被誉为“九死一生”的冒险活动,最终能够成功上市的新药不足1/10,最新全球数据统计显示,新药研发的成功率已经从10%下降到现在的2%—3%。而在感染领域,根据Clinical Development Success Rates提供的数据,新药研发成功率也仅为19.1%。


目前,盟科药业多数产品都处于临床早期阶段,最终能否研发成功面临太多变数,即便研发成功还需要商业化考验。


加拿大国籍的董事长2020年收入超400万


盟科药业股权结构较为分散,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公司董事长ZHENGYU YUAN(袁征宇),为加拿大国籍。


招股说明书显示,1996年,ZHENGYU YUAN(袁征宇)博士进入抗生素领域,参与创办抗菌新药研发公司 Vicuron。Vicuron于2000年在纳斯达克上市,并于 2005年6月以19亿美元的价格被辉瑞收购。在 Vicuron期间,ZHENGYU YUAN(袁征宇)博士参与研发的两款抗菌新药—抗真菌药阿尼芬净和抗革兰阳性球菌感染的达巴万星现已在美国上市。


273a9765c10d084396eaaf589ddfb769.png


2020年,ZHENGYU YUAN(袁征宇)的税前收入/津贴411.88万元。事实上,虽然盟科药业报告期内持续亏损,但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核心技术人员的收入惊人。2020年,18位人员在公司及其关联企业领取的收入/津贴高达2131.96万元。


招股说明书还显示,报告期内,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薪酬(不含未领取报酬、津贴的董事、监事)分别为1838.93万元、1657.58万元、1826.41万元和1523.86万元。


b61a2ad8a08bbd11b916778add0d36c1.png


两闯港交所失败

唯一单品面临降价窘境


2018年6月28日和12月31日,盟科药业曾以盟科医药有限公司为主体,两次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目前均已失效。


在第一次上市材料失效后,关于盟科药业研发人员过少的争议就时有发生。当时,盟科医药的研发人员为33人,而目前也仅为36人。


盟科医药解释为,这是因为公司把部分前期的药物发现及临床试验管理以及后期的活性药物成分和口服制剂药品生产都委托给了专业机构。


此外,盟科医药目前唯一获准推出市场的康替唑胺片也面临着前后夹击的竞争局面。


在招股书中,盟科医药表示,鉴于康替唑胺同类的噁唑烷酮类抗菌药物利奈唑胺已有较多仿制药上市,在2020年8月第三轮国家带量采购招标中,利奈唑胺口服常释剂型降价85%-90%。


尽管康替唑胺有一定的临床优势,但其主要竞争对手利奈唑胺片剂纳入集采大幅度降价后,康替唑胺如果坚持高价策略,需面临市场渗透率受限等潜在风险。未来如果康替唑胺被纳入医保目录,可能存在较大幅度降价的风险。


也就是说,不纳入医保目录,产品无法获得足够的市场份额,而纳入医保后,又要面临大幅降价的风险。


此外,目前市场上同类产品也不在少数。


截至目前,针对多重耐药革兰阳性菌感染的抗菌药,美国已获批12个,中国共获批8个。


截至2021年6月30日,中国共有5个治疗多重耐药革兰阳性菌感染的抗菌药处于临床在研阶段。目前共有2个药品处于申请上市阶段,1个药品处于临床III期,其中奥玛环素和Lefamulin(来法莫林)已在美国获批。


而美国共有12个治疗多重耐药革兰阳性菌感染的抗菌药物处于临床II期及更后期状态,其中包括盟科药业的康替唑胺和MRX-4、CrystalGenomics。


两次赴港失败的盟科药业科创板IPO能否顺利成行,值得关注。


市场竞争激烈


公司的康替唑胺及MRX-4产品属于抗菌药行业的细分领域——多重耐药革兰阳性菌抗菌药市场,另一大核心产品MRX-8则属于多重耐药革兰阴性菌抗菌药这一细分市场。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2020年中国治疗多重耐药革兰阳性菌感染的抗菌药市场规模达到41亿元,在政府遏制细菌耐药推进抗菌药分级管理等有利政策和持续增长的创新抗菌药研发投入的推动下,这一市场规模预计将在2030年达到108亿元。


康替唑胺已于2021年6月经国家药监局批准上市,或将成为盟科药业最早面世的产品。康替唑胺系首个在中国上市的国产原研噁唑烷酮类抗菌新药,临床适用症包括复杂性皮肤和软组织感染、急性细菌性皮肤和皮肤结构感染等。


公开数据显示,噁唑烷酮类药物在中国治疗多重耐药革兰阳性菌感染的抗菌药市场中持续呈增长趋势,2020年中国噁唑烷酮类抗菌药市场规模为15亿元,2016年至2020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21.2%。


即便如此,公司这一产品未来的前景挑战不小。


鉴于康替唑胺同类的噁唑烷酮类抗菌药物利奈唑胺已有较多仿制药上市,且在2020年8月第三轮国家带量采购招标中,利奈唑胺口服常释剂型已降价85%-90%。


“在主要竞争对手利奈唑胺片剂纳入集采大幅度降价后,康替唑胺如果坚持高价策略,需面临市场渗透率受限等潜在风险。此外,未来如果康替唑胺被纳入医保目录,可能存在较大幅度降价的风险。”有业内人士认为。


利奈唑胺系辉瑞公司于2000年在美国获批上市并于2006年在中国获批上市的抗革兰阳性菌的抗菌药,其知名度广,对MRSA有效。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利奈唑胺通用名(包括原研药及仿制药)的药物2016年中国销售额为7亿元,2020年达到15亿元,复合年增长率达到21%。


0.png

免责声明:

《财融圈》转载上述内容,来源未注明“财融圈”字样的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善意转载,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者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财融圈”欢迎作者与相关发布站点与本网联系,认领一经证实本网果断注明,感谢每位作者的倾情付出。“财融圈”竭诚欢迎各位投稿。

投稿邮箱:contact@cairongquan.com

举报 赞(32) 收藏(0) 分享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

请先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评论(0)

他人评论